两级质监赴汽配生产车间突击检查:“规定动作”不能省

“灌装完仅一天就现身市场”、“未检测产品却打上合格标志”、“检测仪器上落满尘土”……5月18日上午_在被调查的生产车间内_质检执法人员发现了诸多疑点.

化验室“人走仪器凉”

记者随国家质检总局工作人员到广西柳州市质监局_该局全体执法人员在上缴手机后_整装待发.根据举报和前期组织的暗访情况_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工作人员介绍了案情_并提出要求_然后一声令下_6辆执法车兵分两路_分别驶向柳州市城中化工总厂(主要负责销售)及其盘古基地(主要负责生产)进行执法检查.9时40分_两组车辆同时进入现场_执法人员分别对两处厂址的生产车间、仓库、检验室、财务室进行检查.

在盘古基地的生产车间外面_几个硕大的金属罐一字排开_并通过一条输送管道与产品生产所需的调和釜相连_调和釜又与成品罐连接_成品罐与产品灌装机连接后完成灌装_灌装机一旁_是几百箱已经封装完毕的制动液成品.

金属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?面对询问_柳州市城中化工总厂盘古基地经理陈波坦白“那是制动液的原材料”_但对于原料包括哪些成分却一直闪烁其词.

在对生产车间进行查验的同时_另一组执法人员已经进入到盘古基地的产品检测实验室进行检查_偌大的实验室中空无一人_根本不见化验员的踪影.

“各种检测设备是齐全的_不过这台检测高温运动黏度的仪器内部缺少导热油_不在使用状态;还有几台设备上已经落上了灰尘.”随行专家根据自己的经验_很快对实验室的大体情况有了初步了解.

“化验的人今天请了病假_始终联系不到.”陈波口中的化验人员_直到执法人员离开也没有露面.

“待检品”打上“合格标”

工厂中最里面有两间厂房是存储制动液的仓库_各种花花绿绿并完成包装的产品被摆放在仓库内_包装上标有“广西著名商标雪飞高级合成制动液”及“飞雨高级合成制动液”等商标.

最引人注意的不是这些产品_而是在产品上方摆放的标注为“合格品”、“待检品”、“不合格品”、“试产产品”的指示牌.专家在仔细查验后_点出了其中的可疑之处_这些标注为待检、不合格、试产等状态的产品_已经处于完整包装状态_而且还在瓶口处印上了出厂合格标志_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和程序.

“除了指示牌标明的状态以外_这些待检和不合格产品与合格产品看不出任何区别_厂家如果移走指示牌_这些产品随时可能以合格品的身份混入市场.”随行专家还表示_待检产品应该有独立的仓库_不应与“合格”产品放置在同一存放区域内.

此时_另一行动组也传来消息_该公司总部根本没有化验室_库存有准备销售的制动液_在待售产品的上方同样摆放了“待复检、不发货”指示牌.

质监部门执法人员表示_这些指示牌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_是为了应对质监部门的抽样检查故意标出来的_如此一来_即便是抽检不合格甚至劣质产品_也能以“待检品”为由加以搪塞.此前_举报人也曾提醒_这是一家具有极强反侦察能力的企业_类似逃避查处的方法还有很多.

62箱制动液“不检而飞”

由于迟迟等不到化验员_执法人员根据所掌握的产品车间生产记录表、内调单、出入库单据和产品销售情况展开调查.

根据经验_执法人员决定以最近一批生产的产品为切入点展开调查.按照车间生产记录_5月17日_该厂共生产同种规格批号汽车制动液282箱_但是在清点时_现场仅发现了202箱_还有80箱不见踪影_执法人员立即对该厂仓库管理员罗健花展开调查_其承认另外的80箱已经于生产的当天调入总厂.

与此同时_执法人员迅速连线正在总厂进行调查的另一组工作人员_查找80箱产品的最终去向.经调查_找到了同规格批号为20120517的制动液_但仅有18箱_而另外的62箱产品已经不知去向.执法人员根据掌握的发货单进行核对_并经反复盘问_柳州市城中化工总厂销售科科长唐闻杨终于承认_这62箱产品已经在5月17日当天售出_11箱销往柳州市和平路的一家门市部_51箱已经发货至襄樊.

从灌装生产到销售_仅仅用了一天时间.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否完成必要的检测项目呢?

专家表示_对于汽车制动液_国家标准中共规定了7项必须出厂检测的项目_包括外观、平衡回流沸点、湿平衡回流沸点、运动黏度(100℃和-40℃)、pH值、腐蚀性和橡胶相容性.其中_橡胶相容性完成检测过程需要70小时_腐蚀性完成检测过程需要120小时_换言之_制动液的出厂检验时间不会低于3天.产品在产出后的当天即被销售_只能说明没有完成出厂检测或者完全没有进行任何检测.

对此_该厂生产科的梁丽琼解释说_该厂的产品一般是每3批